以标新立异方式拜票 绿营新人硬闯蓝营铁票区马祖

pk101开奖网88彩票摄影/黄顺杰来自/新加坡新加坡?联合早报

从台湾本岛“空降”的民进党籍的连江县立委候选人李问表示,要让马祖居民“至少有两个品牌可选择”,两党可以互相监督,让马祖进入一个比较正常的政党政治生态。

台湾离岛马祖上月底正式迎来第二个便利商店品牌进驻,下来还可能出现第二家航空公司插旗,打破此前一家垄断的局面。循着这个规律,民进党籍的连江县立委候选人李问,也期盼长期由蓝营占据的马祖地区,能走向两党竞争的政治生态。

“马祖居民都希望便利商店品牌有两家,航空公司也能两家,那政党是不是也该有两个呢?就算民进党在马祖比较小,国民党比较大,但至少有两个品牌可以选择,可以互相监督,让马祖进入一个比较正常的政党政治生态。”李问上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

身为毫无选战经验的初生之犊,李问的期待乍听之下如异想天开,毕竟马祖政坛长期为蓝军全面主导。但有别于以往,由于国民党因兄弟阋墙分裂,加上参选人数大爆炸,来势汹汹的民进党不无成功插旗这个深蓝票仓的可能。

台湾将在明年1月11日举行总统及立委选举,共有五人争夺一席连江县立委席次。除了李问以及国民党提名的现任立委陈雪生,曾任国民党连江县县长和立委的曹尔忠、前连江县议员王长明,以及泛蓝的国会政党联盟候选人李克焜也都加入战局,选情激烈。

“金马撤军论”阴影未散 选民不信任民进党

由台湾政府管辖的连江县,又称马祖列岛,位于台湾海峡西北方,由30余个岛屿组成,主要包括南竿岛、北竿岛、莒光岛与东引岛。马祖与中国大陆仅一水之隔,两地最近的距离不到10公里。

作为台湾防御对岸武力威胁的屏障,马祖与同为离岛的金门,经过多年的国民党军事管制,已成为泛蓝铁票区,长期由蓝营执政。

自开放民选县市长以来,连江县从未选举出非国民党籍首长,该县单席立委也持续由蓝营政治人物拿下。根据中央选举委员会记录,民进党此前只在1995年、2004年和2008年推派候选人参选立委,而上回代表绿营到“前线”征战的马祖区渔会总干事曹成俤,仅获142票,得票率区区3.23%。2016年总统大选,总统蔡英文在人口近1万3000人的连江县,只得739票。

此外,由于民进党早期曾主张从金门、马祖撤军,一席“撤军说”不仅在台湾本岛引发激烈抗议,更引爆金、马前线居民的不安与疑虑,使他们有被遗弃之感,进而对民进党产生高度不信任的负面印象。

家族势力扮演胜选关键角色

在地人士也指出,马祖人属地情感深,每次选举家族势力都扮演关键角色。以明年立委选举为例,争取连任的陈雪生(67岁),在连江县莒光乡出生,是道道地地马祖人,经营地方20年,基层实力雄厚;反观初来乍到的李问年仅30,新竹市出生,部分成长岁月更在美国度过,明显缺乏先天的在地情感连结优势。

面对新人踢馆,曾任八年连江县长、两届立委的陈雪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淡定的语气藏不住一股胜选的自信。他说:“因为‘五同’(同学、同事、同宗、同庙和同乡)的关系,所以其他党在这边比较不容易竞争。虽然民进党在这里推人,但因为没有深耕,空降的,要胜选很难……但他来,热闹嘛,毕竟民进党是执政党,借着选举关心马祖,我觉得是好事一件。”

“气球”“淡菜”上身?为选举注入新气象

尽管眼前的任务艰巨,身边仅有两名20多岁幕僚共同奋战的李问,始终保持乐观,力图以自己的年轻、活力和过去从事政策幕僚的经验为号召,争取选民认同。投入前线至今三个月,常背着竞选大气球到处拜票的李问,已徒步走完连江县四乡五岛。最近他更是出奇招,穿上特制的贝壳装,化身马祖在地名产淡菜,既成功抓住眼球,也制造话题。

20191209_news_tw_Large.jpg
相隔八年,民进党在连江县推派政治新人李问(左二)参选立委,直捣深蓝票仓,与深耕马祖地区多年的在地人、现任国民党立委陈雪生(背景看板右一)一决高下。(黄顺杰摄)

李问毕业自台湾大学人类学系,拥有美国芝加哥大学硕士学位。他几年前放弃美国籍回台当兵,曾任英文媒体记者、党政系统的外交事务和国防幕僚以及民进党发言人等职务,是党政高层重点栽培的新星,这次却毅然走出舒适区,投入民进党人避之不及的深蓝选区。

李问受访时说,党秘书长罗文嘉曾向他提议到台北或新北市参选,但他一心想当政策幕僚,故无意选举而拒绝。直到今年7-月,罗文嘉再提起选举,一气之下说:“就跟你说国家需要你,不然你去马祖好了,让你知道什么叫艰困!”在那当下,李问顿时有所启迪,几经考虑后遂请缨上阵。

他告诉本报记者:“我过去来过马祖,也关注马祖的文化特色和战地风光,尤其自己本来就研究国防议题,所以以前只要来到马祖,我就特别感动。我觉得这是前人,不管是军人或民众,用很艰辛的过程保卫我们的家园,让我们今天享有民主自由,所以对马祖这个地方,我虽然一直没有久居,但其实是有感情的。”

他也谈到,因为历史因素的关系,“确实有民进党人不够熟悉马祖”,希望利用自己的参选推动双向沟通,“让更多马祖人了解民进党,也让民进党高层或长官更愿意关心和重视马祖”。

李问也认为,虽然马祖人对民进党政府在马祖的执政效能“是肯定的”,尤其衔接马祖两座最大岛屿南竿乡和北竿乡的大桥兴建计划,是在前行政院长赖清德任内通过,蔡英文政府也核定新台币11.4亿元(约5100万新元)的新“台马轮”渡轮建造经费,但要马祖人票投民进党恐怕不容易一蹴而就;除了当年“金马撤军轮”的阴影未散,近在咫尺的中国大陆多年来引导,鼓吹热爱中华文化就该支持大陆或与中国血脉相连的国民党,对当地也起着一定作用。

李问:台澎金马才是“命运共同体”

他说:“民进党没有排斥中华文化,或排斥中华民国的体制。对民进党来说,要捍卫的核心价值是现在的民主制度。”

李问表示,他明白马祖人视大陆为“生活共同体”,但他认为“台澎金马才是命运共同体”。在这脉络下,李问的宣传战略有两面旗,一面旗以民进党党旗的十字为背景,画出十字路口的马祖列屿,代表年轻世代共同思索马祖的未来;另一面则是不常见于绿营活动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代表台澎金马团结的价值。有舆论点评,此举意在淡化民进党的台独色彩,李问则强调,“中华民国”国旗不应被特定政党垄断,也不该变成特定候选人的标志。

吸睛的拜票招式,重视儿少、教育和文化等议题,提出多元政见与对各种基层活动的参与,让李问短时间成为马祖红人。

一名在南竿乡经营民宿的28岁第二代负责人受访时说:“这里的老一辈投党不投人,但年轻人不同。马祖政治长期被宗族势力掌控,这个结构需要被打破,所以我支持李问。”

58岁的一名国民党籍马祖居民,上周刚从李问手中接过象征“除旧布新”的抹布竞选小物后则告诉本报:“这年轻人真的不错,有创意,有朝气,我的女婿、女儿应该都会投他。但我毕竟是国民党党员……。”

对于对手的高人气,陈雪生受访时不讳言,李问确能撼动年轻选票,但“中老年人对国民党比较友善”。他说:“经国先生非常爱护这里的老百姓,这边几乎是蓝军……当然我也没有攻击(李问)他,我攻击他的话,他就很累了。来者是客,对不对?”根据连江县的人口结构资料,35岁以下县民占当地人口约两成。

坚持正向选举的李问则相信,投票行为需长期才能改变,而马祖人的意识形态也并非一成不变。他说:“不管选举结果如何,我选后会继续住在马祖深耕,希望更多的马祖朋友愿意给我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