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甘蜜的踪迹

pk101开奖网88彩票摄影/谢燕燕来自/新加坡新加坡?联合早报
传统甘蜜作坊如今只能在印尼吉里汶群岛见到。(档案照片)
本地福康宁公园最近栽种数株小甘蜜树苗,今年10月还开花。(档案照片)

甘蜜和胡椒曾经是推动新加坡、柔佛和廖内的主要经济农作物,1880至1900年代,柔佛曾是世界最大甘蜜生产地。

到了20世纪初,胡椒和甘蜜逐渐被橡胶和黄梨取代,马来西亚年轻文史工作者决定到廖内群岛寻找甘蜜的踪迹……

甘蜜和胡椒曾经是推动新加坡、柔佛和廖内群岛开辟荒芭,寻求发展的主要经济动力,是连系着三地的主要经济农作物。从18世纪至20世纪初,甘蜜园曾遍布这个区域,据说莱佛士登陆前,新加坡就已经有甘蜜园。

曾几何时,甘蜜从新加坡和柔佛完全失去踪影,只成为历史教科书和历史文献中的一个名词。但是,细心留意和观察新山、居銮、麻坡等柔佛市镇的街道装饰,不难发现昔日的甘蜜与胡椒,依然留在马来王朝的图腾里。

马来西亚年轻文史工作者萧开富,配合新山中华公会辖下西北区联委会属下柔佛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委员会所出版的《柔佛甘蜜再现》史料特刊,日前在新加坡国家图书馆主讲“王朝与甘蜜—廖新柔港主、河流、华人民间信仰的田野考察”,吸引不少本地文史爱好者前去聆听。

1784年民丹岛有一万华人

甘蜜(Gambir)属茜草科攀援状灌木,是18世纪末至20世纪初在印度尼西亚廖内、西爪哇与苏门答腊、新加坡及柔佛大量种植的经济作物。甘蜜的叶子含儿茶素与单宁酸,可用来制作皮革鞣皮剂与纺织品的褐色染料,也是咀嚼槟榔时的配料,有止腹泻功能。由于甘蜜经常与胡椒配搭栽种,当时种植甘蜜的地区都设有椒蜜公局,有系统管制甘蜜交易。

甘蜜的种植,与18世纪至19世纪统治廖内群岛、柔佛和新加坡的天猛公家族关系密切。根据特罗基(Carl A. Trocki)所著《海盗王子:天猛公与柔佛及新加坡的发展,1784年至1885年》(Prince of Pirates: The Temenggong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Johor and Singapore, 1784-1885)一书,当年和莱佛士签署协议的天猛公阿都拉曼(Temenggong Abdul Rahman),其祖父天猛公阿都加玛(Temenggong Abdul Jamal)育有三个儿子,分别是最早在廖内推行港主制度的达因哲拉(Daeng Celak),天猛公阿都拉曼的父亲达因克哲(Daeng Kechil)和英姑穆达(Engku Muda)。

盘踞在廖柔新三地的天猛公家族,原是武吉士人,善于经商,是柔佛苏丹国的臣子,专门管理警卫和海上防卫,是当时掌控廖内、柔佛和新加坡开发权的真正统治者。

根据特罗基的研究,1728年至1745年治理着廖内群岛,把首府设在民丹岛丹绒槟榔的达因哲拉,是在1730年至1740年之间设立港主制度,引进华人苦力种植甘蜜。达因哲拉所创立的港主模式,让廖内群岛的原始热带森林被开辟成港区、港脚,开始以种植甘蜜和胡椒致富。

萧开富说,到了1784年,甘蜜已成为民丹岛的重要经济作物,那一年,民丹岛已有一万名华人苦力。

在研究甘蜜种植史时,萧开富发现华人都在河的中上流两岸种植甘蜜,在港脚开辟甘蜜园的同时,华人拓荒者总会兴建庙宇作为精神寄托,庙宇也是领导议事,凝聚帮群的中心。

莱佛士1819年登陆新加坡前,天猛公阿都拉曼就已经在新加坡实施达因哲拉在民丹岛的甘蜜种植模式,即吸引华人开辟荒地种植甘蜜。

柔佛曾是世界最大甘蜜生产地

柔佛种植甘蜜相对比较晚。天猛公阿都拉曼的儿子天猛公伊布拉欣(Temenggong Ibrahim, 1825-1862)是在1844年10月9日引进廖内和新加坡的港主制度,发出第一份允许华人先辈在柔佛士姑来(Skudai)开辟甘蜜园的港契。这份港契当时发给名叫阿春(Ah Chun)和万成(Ban Seng)的两名港主。

根据《士姑来华人地方史料汇编》,从1844年到1883年,天猛公伊布拉欣和他的儿子天猛公阿武峇卡在士姑来发出约15份港契,让华人港主和劳工在那里开芭种植甘蜜。天猛公阿武峇卡在1868年晋升为“柔佛大君”(Maharaja),1886年被册封为柔佛苏丹阿武峇卡,今日柔佛王室便是由他一脉相传。

萧开富说,除了士姑来河,天猛公伊布拉欣和其后人也在柔佛的地不佬河、柔佛河、埔莱河、大笨珍河、麻坡河、丰盛港河等多条河周边拨地开芭,总共开辟超过130多个港脚,推广甘蜜种植与加工提炼业。从事甘蜜种植的以华人为主,甘蜜业因此带动新山华人移民人口的激增,当中又以潮州人居多。从1880至1900年代,柔佛王国曾是世界最大甘蜜生产地。

翻开旧数据,1880年时,从新加坡出口的甘蜜共78万2129担(一担约50公斤),当中的31万6063担来自柔佛。到了1896年,柔佛出口到新加坡的甘蜜年产量,已达到62万6000担。不过,迈入20世纪后,甘蜜产量锐减,1910年时,柔佛出口到新加坡的甘蜜年产量是20万担。

甘蜜种植曾横跨廖内、新加坡和柔佛,与甘蜜息息相关的马来统治者,死后也分葬三地。这当中,达因哲拉的墓陵位于丹绒槟榔的加拉河(Sungai Carang),但是天猛公阿都拉曼和天猛公伊布拉欣的墓陵却在新加坡。后来的柔佛苏丹自然葬在柔佛。

胡椒甘蜜被淘汰

以新加坡来说,曾经掌控义安公司的佘有进家族正是靠种植甘蜜起家致富。另外,本地著名辛亥人物张永福的祖父是在新加坡开埠后不久从潮州饶平县南来,在武吉东卡(Bukit Tunggal)种植甘蜜和胡椒,并在1833年生下张永福的父亲张礼(又作张理)。

不过到了20世纪初,橡胶和黄梨成为新马一带的新经济作物,胡椒和甘蜜逐渐被淘汰,后来完全失去踪影,大家连甘蜜长成什么样完全没概念。

《柔佛甘蜜再现》编辑委员会主席何国光说,甘蜜曾经为柔佛的经济发展做出很大的贡献,也奠定柔佛王室与华人之间的良好关系。但是大家只是对甘蜜有所听闻,却从未看过实体甘蜜树或制成品。他们决定到廖内群岛寻找甘蜜的踪迹,并在2013年2月在廖吉里汶群岛的睴噜岛(Pulau Kundur)找到还在生产甘蜜块的甘蜜园和工厂。

何国光说,新山中华公会辖下西北区联委会成员自2013年到2016年,曾多次走访印尼廖内和吉里汶群岛,一方面寻找甘蜜踪迹,了解甘蜜的种植与提炼过程,另一方面探讨和了解当地的港主制度与历史。他们还在2017年成立柔佛甘蜜种植与教育推广委员会,开始在学校种植甘蜜树,介绍甘蜜的历史。

去年6月,在萧开富穿针引线下,本地福康宁公园的职员曾到柔佛了解甘蜜在校园的种植情况,并于今年4月在新辟的法夸尔花园栽种数株小甘蜜树苗,这些甘蜜树还在今年10月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