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势力的命运

pk101开奖网88彩票香港?明报

来源:香港明报网

台湾政治,长时间由民进党和国民党所垄断,两党独大情况,在2008年、立法院改用新的选举制度之后更见严重,小党、或所谓“第三势力”在台湾政治的生存空间不断萎缩(自2008年之后,两大党每届都取得超过九成的立法院议席;而在2008年以前、旧选举制度之下,两党只能取得约七成的议席)。

现行的立法院选举制度,议席主要以分区单议席单票制所产生(73席),另外34席由比例代表制、全台湾不分区所产生,最后6席由原住民所选出。单议席单票制鼓励“一对一”的决斗,因此在政治学上,早就有所谓的“杜瓦杰定律(Duverger's law)”,即单议席单票制倾向产生“两党制”,对小党生存非常不利。因此,台湾立法院的选举制度,跟香港区议会选举有很相近的政治效果,就是同样容易产生夸大的议席分佈,即使各党票数相差不远,但所得议席却可能差天共地。

亲民党对国民党威胁? 或比民进党大

对于小党来说,自从选举制度改革之后,要在立法院取得议席,近乎唯一的途径就是比例代表制的34席(即每一席代表大约3%的选票),这意味着政党如果能在不分区选举中,拿到3%的选票就能在议会中得到1席,但事实却非如此,因为在选举制度中另加了规定,就是“5%门槛”,即政党如未能得到5%的选票,即使理论上可以按比例得到1席,但因为不过最低门槛,也不能进入议会。由此可见,小党要成功进入议会,一点也不容易。而且,所谓“小党”实际上更是包括了亲民党、时代力量、台联、民众党、新党、绿党等不同政党,完全是僧多粥少的局面。

花了不少篇幅解释台湾选举制度,为的是要呈现小党所面对的窘境。传统上,能够进入议会的台湾小党,都是处于蓝、绿阵营之下(蓝有亲民党、绿有台联),当中以宋楚瑜为灵魂人物的亲民党,在今届的不分区名单之中,加入了跟早前蠢蠢欲动的郭台铭有紧密关係的人选,像郭台铭所创的永龄慈善基金会执行长刘宥彤、副执行长蔡沁瑜。这份名单,对于郭台铭的支持者都有一定的吸引力,如果“果冻(郭董谐音)”在接下来的时间出现、为亲民党站台,亲民党绝对有力突破上届在不分区取得6.5%选票(3席)的成绩。

除此以外,宋楚瑜自身再次投入总统选举之中。77岁的宋楚瑜虽然不可能胜出,但却足以证明自己老而弥坚、可以左右大局,他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仍然拿到近13%的选票。因此,今届亲民党对国民党在立法院选举,以及对韩国瑜在总统选举来说,可能比民进党的威胁来得更大。

失明星效应? 影响时代力量选情

相比之下,民进党似乎外患较少。新兴的时代力量于上届立法院选举,一跃成为台湾第三大党(共5席),得以在立法院内成立党团,及后延续气势在去年地方选举夺取16席市议员,巩固第三大党的地位。但到了今年年初,一直困扰时代力量的党内路线之争终于爆发,并导致党内不少重要人物,如林昶佐、洪慈庸等离党出走,加上今届选举并没有如上届一般跟民进党礼让合作,选情难言乐观,第三大党的地位恐成梦幻泡影。

时代力量的路线之争,其实就是关于应否跟民进党保持合作友好。创党主席黄国昌、现任主席徐永明一派,主张时代力量独立运作,不做“小绿”、不与民进党合作;而另一派则支持跟民进党合作,就如2016年的选举中,时代力量在3个胜出的分区议席中,民进党都没有排出候选人竞逐。分裂原因、孰对孰错,对选举而言都不重要,真正影响时代力量选情的,是失去本来的政治明星效应。

今届林昶佐、洪慈庸继续得到民进党的礼让,分别出选台北(五)和台中(三)选区,但各自都以独立挂帅。至于黄国昌则放弃争取连任新北(十二)选区,改为排在不分区名单上的第四位。即使时代力量的支持者有多麽希望把黄国昌送入议会,但要在不分区选举中、夺取近10%选票才能取得4席,这是谈何容易。

身边不少时代力量的朋友,对于党的发展保持乐观,民调也显示时代力量的支持度有大约7%。不过,失去民进党的礼让(意味着不会见到时代力量与蔡英文像去届一样,一同出现在竞选集会之中)、失去部分的政治明星,时代力量还有多大的吸引力、能否保持成立党团的资格,都是一大疑问。

柯文哲“白色力量”要破垄断路途尚远

最后,不得不提台北市长柯文哲新创办的台湾民众党。虽然得到郭台铭现身支持,但却不像亲民党一样得到“郭系”的人参选;柯文哲能够两度胜出台北市长(去年更突破民进党、国民党的夹击),证明同样喜欢乱说话的柯文哲有一定基本支持。但柯文哲是否有能力将自己的支持者,扩散到台北以外,并且转移支持柯文哲的政党(而不是柯本人),实在说不准。一来民众党的参选人未见政治明星,二来像今年年初举行的立委补选,“柯家军”人选陈思宇在台北挑战参选换来大败收场。柯文哲所谓的“白色力量”要打破蓝、绿垄断,路途尚远。

作者:关仲然,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兼任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