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鸿波:美国搅水香港 醉翁之意不在酒?

pk101开奖网88彩票来自/新加坡新加坡?联合早报

一个活生生的市民,因为与示威者发生冲突,被直接浇上汽油点燃,造成身上40%的烧伤;一个议员,在与选民交谈的时候不幸被“选民”刺伤;一个本该用来为国家培养栋梁之才的大学,却被暴徒占领,学生被赶出;一些本该在学校里安心读书的学子,却拿起武器,开始了所谓的“民主游行”。

这些本该只在电影里边出现的镜头,却不幸成为现实,不得不让人感到惋惜。而现在,区议会选举泛民主派的获胜更可能引起相对应的连锁反应。不论这些人的目的是否正当,这些示威者的做法令人发指,无论处于什么角度,这些人的这种残忍的做法,都应该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但令人感到困惑的是,美国,这个自诩为自由民主平等的国家,这个经常在他国人权问题上发声的大国,却在这个问题上选择故意忽略这些示威者的做法,忽视示威者的过激行为已经严重危害市民安全及社会秩序,反而将所有问题的矛头都仅仅指向香港政府,指向北京。同时,公开支持示威者的行为包括过激行为,甚至于通过国会设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下简称《法案》)来公开干涉香港问题,这不得不令人感到困惑。

在现代的社会管理中,民众有权向政府提出自己的诉求,并理应受到关注,但这必须是在合法和维护社会秩序的前提下;无论是谁,在提出自己诉求的时候,一旦违反法律,做出伤害他人和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这种行为就远离了正当性。任何诉求都不应该作为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伤害他人的理由,但美国方面好像并不认同。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在香港也有经济利益,公开干涉香港事务必然会受到香港及中国大陆的双重反制,对美国而言也是会有伤害的。本人认为,美国在香港的所作所为,恰恰表明其在对待国际事务上的双重标准和区别性对待的特点,其行为既伤及自身利益,也给香港的发展带来危害。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态度,也体现其遏制中国崛起的倾向。

美国干涉香港问题符合实际需要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与中国的关系从亦敌亦友,对抗与竞争并存逐渐正在转向一种全面竞争的模式。特朗普在美国政界形成的一种与中国为敌的势头愈演愈烈,其真实实际目的还是要遏制中国崛起。

美国政界清楚地意识到,受全球化趋势的影响,美国与中国在很多领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然与中国撕破脸不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更需要在一种斗而不破的状态下,攫取其自认为的自本世纪初到现在,在与中国竞争中失去的东西,而现在的香港,在美国政界眼中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又一机会。

美国干涉香港问题,并不是为了保护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更多的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从贸易战的角度来说,中美贸易谈判已经接近首阶段协议,而特朗普最近的反应,尤其是强调中方需要达成符合美国利益的协议,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受到了《法案》的影响,不排除他将拿《法案》作为谈判筹码,再度逼迫中方让步。

香港只是美国人眼中的一个棋子。从遏制中国的角度来看,中国内乱会影响中国自身的发展,一个不团结的中国是美国所乐于见到的。不可否认的是,香港暴徒的极端行为,与美国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

从今年3月份美国政客开始对诸如黄之锋、罗冠聪进行言传身教,到在暴乱发生时,诸如美国副总统彭斯等在谈及暴徒行为时,称他们为“和平示威”,来对示威分子的行为进行辩护,再到现在《法案》的起草及造势,这一次次事件都与美国政界息息相关。

而美国的主流媒体,在报道香港暴乱时,总是将侧重点放在香港政府对示威者的反制,而大幅度减少暴徒行为的报道,与美国政界遥相呼应。更需要注意的是,如果认真阅读《法案》,会发现《法案》在所谓的对香港人权方面保护的内容屈指可数,但这不排除某些媒体会大肆炒作美国对香港自由的支持,从而更加的激发示威者的信心,继续进行各种极端行为,将所谓的“港人治港”变为真正的“港人灭港”。这会使得香港问题长期困扰中央政府,而对香港问题的处理方式,稍有不慎也会给政府带来舆论的压力。这些都会为美国遏制中国带来契机。

另一方面,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推行符合自己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希望世界在美国自冷战结束后所创造的新国际秩序的体系下,更多地吸收和采用美国的政治制度。这种尝试以前是在中东,但美国这种努力接连在伊拉克、阿富汗折戟。伊拉克与阿富汗等中东地区,至今尚未完全从战乱中走出。

而近期,特朗普公开表示将从阿富汗撤军,美国的退出或许会令本就飘忽不定的中东局势再起波澜。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需要找回“场子”,找回自己的面子。美国希望通过支持香港的“自由民主”,继续维护其提倡民主自由制度的形象,也为自己的行动正名。

最后,美国在香港问题上的尝试,更多是希望去探明中国政府的底线,既是对“一国两制”的冲击,也是在为接下来的真正目标做准备。

香港只是“前菜”真正目标是台湾

据多数西方媒体报道,美国涉香港法案在国会投票时,出人意料地以417票通过一票反对的悬殊差距获得成功。而当我们回头去看这项法案的发起者时,不难发现,将这项法案送达国会的美国参议员卢比奥等人,也是在台湾问题上发声最多、最卖力的官员。在一些美国政客眼中,“一国两制”就是一个笑话。

而自从中美关系开始走向对抗后,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来,包括《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等在内的法律相继产生;而对台军售更是在美国国会内呼声较高的对台支持项目之一。台湾在美国政界眼中的地位不言而喻,越来越多的美国学界政界专家,也将台湾看作是遏制中国大陆的“杀手锏”。

然而,为了维护斗而不破的局面,或许也考虑到更为严重的后果,美国尚未公开对台湾独立表示支持,更多的是采取打“擦边球”的方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香港问题的产生,无疑为美国宣传其民主,反对“一国两制”提供舞台。美国希望香港问题的影响能够声援台湾,希望香港问题也能够变相为蔡英文政府拉选票。美国还希望通过香港问题的影响,扩大其在台湾问题上的话语权,使得“一国两制”在台湾推行成为泡影,并为即将到来的2020年台湾大选蓄力。

综合以上两点可以看出,美国政界在面对中国的问题上倾向于对华采取遏制态度。现今的美国在很大程度上对中国崛起给美国所带来的影响持悲观态度。可以预见的是,美国通过各种手段遏制中国崛起的脚步不会停歇。美国希望保持斗而不破的状态,但也希望通过诸如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等向中国政府施压,最终实现其遏制中国崛起的目的。

(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